互联网医疗与药店结合的难点和突破点,盘点乌镇互联网医院“百万接诊点延伸计划”、阿里健康“药店合伙人计划”和广东网络医院
来源:医谷微信号:yigoonet | 作者:ivdcloud | 发布时间: 2016-03-29 | 472 次浏览 | 分享到:

前段时间,在乌镇召开的首届“互联网医疗+药店”高峰论坛上,微医集团旗下的乌镇互联网医院对外发布了“百万接诊点延伸计划”,计划以全国90万基层医疗机构、46万家零售药店、10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基础在全国建立100万个乌镇互联网医院的接诊点,而在此之前,阿里健康推出了“未来药店合伙人计划”,全国首家网络医院——广东网络医院也尝试与药店开展合作。我们不妨一起来看看互联网医疗与药店的结合。


乌镇互联网医院的“百万接诊点延伸计划”


由于基层医疗机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体制障碍,全国46万家药店将是乌镇互联网医院实现百万接诊点计划的重点升级对象。简单而言,就是以乌镇互联网医院为中心,以药店作为“远程门诊”和“医院药房”,通过电子处方的形式实现医疗服务的闭环,并实现利益共享。


药店通过植入乌镇互联网医院终端,便可为会员提供精准预约、远程诊疗、检查检验、电子处方等服务,免费成为虚拟诊所,建立起基于互联网的“药诊店”新业态,从单纯的药品销售升级为预约挂号中心、远程问诊中心、检查检验中心和电子处方中心。


以后在药店内将出现这样的场景:患者在药店终端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连接全国医生,乌镇互联网医院将电子处方下传药店,患者在店内购药;患者在药店终端通过乌镇互联网医院对症预约,找到匹配的医生、医院;药店利用乌镇互联网医院即将推出的全科医生工作平台,打通自身的慢病管理体系,提升会员价值和服务,共享电子病历。


据介绍,乌镇互联网医院为药店提供免费的医疗服务升级,并不参与药店的药品订单利益分成。凡是病人通过药店在乌镇互联网医院上产生的诊费,将补贴给药店5%-15%,产生的检查费补贴50%。


乌镇互联网医院药事负责人芦子贵透露,乌镇互联网医院计划第一步与药店实现资源下沉、医药打通、能力对接。合作计划2.0实现电子病历、健康档案、慢病管理;合作计划3.0实现会员营销、供应链合作、服务增值。


阿里健康“药店合伙人计划”



2015年10月22日,阿里健康在北京举行了“阿里健康未来药店合伙人计划”,简单而言,其主要依托已经形成影响的天猫医药馆为基础,结合目前的医疗服务资源,进行医疗服务线上线下远程的集合。


根据当时阿里健康董事康凯的介绍,首先,“合伙人”药店背靠的是B2C+O2O平台云药房的延伸货架,当线下消费者到实体店没有找到需要的药品,可以介绍到线上药店进行购买,线下药店同时获得收益。线上消费者有紧急购药的需求也将被优先推荐给所在区域的“合伙人”药店,消费者可以选择极速达配送或者自提迅速拿到所需的药品。


其次,阿里健康提供的会员营销体系和数据分析工具,将帮助“合伙人”药店在经营决策提供开店选址、品类规划、精准营销等支持,药店将能够对周边人群最常购买的药品以及常用品了如指掌。


再次,阿里健康会联动国内外生产、分销企业,为药店提供有竞争力的药品供应价格、物流配送服务、资金贷款、店员培训、药剂师咨询等配套支持服务,确保药店给予消费者优惠的商品、专业的咨询和有保障的配送服务。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阿里健康所搭建的平台,不但打通了线上线下的药店,也接入了医疗机构、第三方医疗服务商、商业保险公司、可穿戴设备厂商等,给药店拓展其经营范围和创新其运营模式,创造了无限的机会。


已运营两年的广东网络医院



2014年10月25日,卫计委批准以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为基础成立的广东网络医院正式上线运营,被称为全国首家网络医院。


广东网络医院周一到周六开诊,共设全科、中医科、心血管内科、普通内科、骨外科等常规疾病科室,周一到周六08:00-21:00接诊。


通过安装在社区医疗中心或者连锁药店等网络就诊点的视频终端,患者可向在线医生求医问诊。之后,网络医生的处方通过打印机打印出来后,患者持处方去药店买药。


参与此次试点的广东金康大药房总经理郑浩涛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诊金并不是他们所看重的,他们更看重网络医院接诊点作为药店为顾客提供的增值服务,提高药店的人流量和处方药购买量。


互联网医疗与药店结合的难点和突破点


比较乌镇互联网医院“百万接诊点延伸计划”、阿里健康药店合伙人计划和广东网络医院,结合美国CVS药店的经营案例,我们可以看到互联网医疗与药店的合作在需求上是存在的,互联网医疗期望通过更多的线下支持来扩展业务,药店也希望通过互联网医院的支持来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实现由卖药向健康管理、健康服务的前移。但就目前而言,可能会存在以下4个难点:


1)远程医疗的接诊范围有限,对药店的效果并不一定好。目前远程医疗主要局限于全科、慢性病和复诊,但由于设施有限(通常只有摄像头和电脑),很难满足疾病的确切诊断,另外摄像头的清晰度、角度、灵活度也很难满足远程会诊的深度需求,比如一位患有扁桃体炎的患者,目前的摄像头可能无法保证远程的医生能够看清楚这个疾病。这必然导致远程医生偏于保守,患者的就医需求无法满足,药店吆喝的吸引力下降。


但如果配备目前类似“健康小屋”这样更多的诊疗设备,对于药店而言,投入产出恐怕并不划算。


比较而言,部分药店主推的“坐堂医”这种形式则更为有效实际。


2)相对于广东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可能潜藏的“全国性”,目前的政策、各地是否支持,也还是一个问题。


3)网络医院与药店的利益冲突。在此前针对广东网络医院的报道中,曾有药店合作者表示,有时网络医院开的药品与药店主打药品不一致,或者没有库存,导致患者无法及时拿到药,药店同时也陷入尴尬的局面。乌镇互联网医院这样可能的“全国性医院”更会面临这样的问题,毕竟全国46万家药店的库存和品种肯定千差万别,远程的医生又如何掌控。


4)医保问题,相比广东网络医院的省内性质,乌镇互联网医院期望的全国性所面临的医保问题则更严重。


总之,诊疗环境、疾病范围、医保、药品种类及价格乃至同种药品不同品牌的疗效差异,都有可能成为患者远程就医体验的限制,那么,互联网医疗与药店结合的突破点在哪里?


笔者认为可以做“第二诊疗”,对于一些诸如癌症、心血管疾病等重大疾病,或者患者在当地久治不愈的疑难杂症,可以提供第二诊疗意见和导诊,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看好病才是最重要的。

返回